大馒头今天也还在伪装文艺少女呢

暂弧


感谢点开这里的你
这里馒头ww人好话多脾气好肉多
主混APH,最近沉迷yys
西皮米英/露中/花夫妇/赤黑
偶尔犯中二随机掉落其他cp的段子或短篇
坐标石家庄
非常高兴能认识大家——球各路人士勾搭
呆鹅门牌1270849335


新的一天也请多多指教~

糊了个小姐姐www
大概是个社会??
水彩小白色感为无

摸了个头像w配色已经被我吃了x
终于有时间出来浪了!!

「米英」二十六字母

*普设,老夫老妻设定
*妥妥的he,大概是情人节后
*略欢脱的文风…两人画风蜜汁可爱,有法叔出没
*ooc遍布

——正文分割——

dust[垃圾]

情人节过后的夜晚,诸多小两口们因为前一天的脱格行为,总会制造留下各种各样成山的垃圾——我们可爱的亚瑟与阿尔这一对也没有例外——是的没错,两人经过了一个用亚瑟的话来说“十分胡闹”的夜晚,于是乎次日的早晨二人的温馨小窝就乱如废墟了。
嗯,早晨第一次起得比亚瑟早的阿尔弗雷德如此想到。
太阳刚刚出来,仿佛不想看到诸多情侣的所作所为一般,吝啬的释放着暖光。他们的卧室因为有窗帘的缘故,亮色就更加柔和而圆滑,只是把屋子维持在了不算昏暗的环境里。
亚瑟还睡着,大概是因为昨晚有些过分的折腾,阿尔做错事的孩子般瞟了一眼对方白皙脖颈上相对明显的红痕,暗自乐呵着。
那就让我们回归正题,别再看这小两口,看一眼被无视已久的垃圾桑吧。
————
汉堡包装。
情人节当天,两人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说不管有什么别扭,当天的午饭要听阿尔的意见,晚饭则是亚瑟决定,当然原因是这样的——
“hey亚瑟!我们情人节除了早饭就都由hero我来决定好了!!”阿尔弗雷德这样说着,扯出一个犬科动物般的笑容。
“啊……好啊……等等我才不是妥协了呢只是暂时想不到更好的方案而已///”
嗯,这是他们刚刚在一起的两年。
然后第三年亚瑟就感受到了来着美式快餐的深深恶意。他对那种油炸食品感到有些反胃,但不得不说也确实无法自己做出更好的食物,这一年的情人节是两顿快餐,他的胃有些受不了,换来约摸一个星期的恶心。
于是之后就改成了早餐和晚餐都由清汤寡水的绅士做主,午餐油腻一点似乎也不那么反感了。
毕竟需要对恋人宽容嘛——
————
他的视线下移,看到了恋人那张还在熟睡的脸,稚嫩而安静。
世界的hero先生有一个娃娃脸的傲娇恋人。
————
碎玻璃。
啊——这么说来昨晚也是挺偶然的。两人的情人节大多只是黏腻一下,很少是有大量的动作——然而不知怎的,可能是在隔壁某个自称法国画家的色情大叔煽风点火般送来的红酒的缘故,这两个恋爱笨蛋少有的在情人节当夜……做了某些应当十八禁的事情。
当然,阿尔弗雷德把那个总结为亚瑟喝多了简直撩人啊hero我欲罢不能啊一类的。不管怎样两人昨晚的动作是造成了如此的后果。
就在亚瑟的颈仰起顺滑的弧线,把那杯红酒尽数喝下时,阿尔弗雷德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的绅士醉了,他的绅士喝多了。
这是另一番风景了。
于是他们行了云雨之事,腼腆的绅士主动送上了唇瓣,后面的事态完全脱离了美好日常的发展,成了色彩浓艳的大片。阿尔扶着亚瑟的腰,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晕晕的,虽然不至于英国人那个程度。亚瑟不自觉的后退,后腰抵在了桌沿,那只刚刚尽了酒液容器义务而得不到单身汪权利的高脚杯满眼绝望,摇摇欲坠着。
然后亚瑟腰一软,阿尔弗雷德轻柔的托住了他,但是我们的高脚杯同志英勇牺牲了。
————
阳光又烈了一些,阿尔弗雷德尽量让自己的动作小一点,不必吵醒好不容易睡得很沉的亚瑟。
英国人时常失眠。
他湛蓝的眸子不在两片树脂后面,他湛蓝的眸子映着恋人的睡颜,亚瑟的睫毛蝶翼般的微微颤动着。他的唇敷上小绅士饱满的前额,他的手拨开了对方好像该剪了的额发。
他起身,准备去热热昨晚剩下的点心。
————
他们的手还紧紧交握。
直到英国人张开了碧色的眼眸,略略有些失焦的看着旁边穿衣服的美国小伙,硬朗的肌肉线条和阳光开朗的性子,不像自己孱弱纤细,保守而疏远。
阿尔弗雷德感受到了亚瑟的目光。
他投以一片湛蓝,以及一个满是宠溺的微笑。
“阿尔弗雷德你给我先去把垃圾扔了///”
他的绅士脸红了,他的绅士生气了,他的绅士装模作样的拍开他抚上脸庞的手。
垃圾是绝望的,这两个人又开始了。
——fin——
最近特憋颓废……卡文严重、怀疑人生😂😂

「米英」二十六字母

为了客官们的阅读,这次和上次的一起发了~

*国设

*大概he

*ooc遍布

如果合客官您的口味,请给我红心或关注,感激不尽!!

——正文分割——

copy[复制]

「0」

今天的英国还是不对劲啊。

阿尔弗雷德坐在长方形木桌的窄小一头,托着腮赶在会议开始前盯着旁边的英国兀自走思着。

[Alfred]

今天不是个多么特别的日子。阳光毫不吝啬的朗照着,云朵依旧与蓝天作伴。

但是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就是。

整个会议中英国都没有和他的一句争辩,只是认真的严肃的——甚至可以说是机制的时不时抄录着,甚至没有和旁边法国的交流。

那双绿色的眸子里没有什么情绪,单调的、静默的,像是荒芜的一片曾风情万种的森林。

阿尔弗雷德觉得英国在开玩笑,作为恋人开个玩笑算是正常的,于是散会后他也想冲着对方开个玩笑,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

——

“嘿亚瑟——等一下hero有事跟你讲——”

然而对方也只是稍稍抬了抬头罢了。

“美国先生有什么事吗?”

不对劲啊……

于是他真的把玩笑一鼓作气进行到底,就像是最近日本家某以画风著称的情节略套路的电影,虽然突兀但本人乐意到不行。

“咳咳……你的名字是!”

波澜不惊,那人的表情。

“亚瑟.柯克兰”

“然后……我的!”

“阿尔弗雷德.F.琼斯,听起来……就是一个baka”

他仍然看不到,那双眼睛究竟是映着什么。

回忆,或是单纯的复述?

「Arthur」

我看着对面沙金发色的男人,他轻笑着也看着我。

第五天,从那间屋子里睁开眼睛,存在于世的第五天。

我已经基本掌握了这个国家使用的语言,剩下的任务就是记住、填鸭式的记住有关这个国家的所有,不留一丝破绽的。

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他还有五天,从我的存在起十天的期限。

他没有权利,只是交替的义务,而交替的理由……他苦笑着眼含泪水喃喃着“不该有的节外生枝”,告诉我我不能知道,否则我终究和他一般下场。

这五天我没见过他除苦涩外其他的情绪,大概除了我不知道缘由的苦涩,他也只是为了什么而工作的机器,现在这东西不再需要他或是抛弃了他,这东西大概就是国家。

我也要尽量的去接受,接受他的所有。我要成为他,客观的。

——

“亚瑟.柯克兰,名字是这个”

他点着一份表格的一栏,仍然轻笑着看着我。难道看着和自己长着一张脸的人很愉快吗?我不这么认为。

这家伙是个自恋?

他似乎觉察到我的走神,点着表格的纤长手指已经下移不少,俨然到了“国家关系”那一栏。

而最上面的名字,就是美国,我似乎并不太惊奇。在前段时间初学语言的交谈中,我得知美国的信息,他似乎千方百计的让我避开美国,大概这人对他很重要吧,这种态度让我对这个国家更生兴趣,于是最先记住的便是那个名字了,当然绝对不是因为那人也会对我很重要。

嗯,没有什么特别的,大概如他所说,只是个混蛋琼斯而已。

“阿尔弗雷德.F.琼斯……”

我轻轻的念出了声,他抬眼,湖水般的眸子闪了闪,欲言又止。

他大概想说一大段的,看了看我又害怕了,不知道在怕什么。

“一个baka的名字”

声音很轻,怕是不想让我听到吧。

我看到他的表情却是少见的深情。

啊,一个baka的名字。阿尔弗雷德.F.琼斯。

[Alfred]

英国不对劲的第五天。

嗯,完全不知道柯克兰大叔是怎么了,感觉和之前什么都不同,也似乎是要疏离hero一般,除了会议隔绝了一切的见面机会。

但是今天阿尔弗雷德偏偏肯定,亚瑟会出现。

4th.July

——

亚瑟真的来了,如他所料。而且这次的宴会是私人形式,只请了英国一方。

阿尔弗雷德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期待什么。

烛光下的亚瑟面目很是温润,眉宇间似乎是哪里的雨幕,朦胧的某些情绪,不易读懂。

“琼斯,独立日快、”

然而忽然间喉咙的一阵刺痛打断了他的话,他呆愣着看见猩红的液体从自己口中淌,不,呕,也不是,大概是喷涌出来,然后就是眩晕,每个细胞每个毛孔都在叫嚣。

阿尔弗雷德似乎突然顿悟了。

这不是亚瑟.柯克兰,但是显然是英国。

但是显然这个人会成为亚瑟.柯克兰。

「Arthur」

今天他就要离开了。

我不知道他究竟要去哪里,是会死亡吗,还是覆灭。

我坐在会议桌挨着法国的位置,看着对面的门缝,依稀可辨他被架着、俯着身,似乎被捆绑这押向哪里。

哪里呢。为什么。

他佝偻着腰,像脱水的虾子,不知道接下来的命运,却也与死亡无干。

——

我很早就得知美国的生日在这一天,大概是第三天吧,初学数字的时候。

早晨最后看见他,他没有提起阿尔弗雷德的生日之类的事,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我,然后叮嘱我拿好那封邀请函。

以后大概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就是他,但又和他不一样。

——

我当然不知道美国喜欢什么或忌讳什么,只觉得作为邻国而且是曾经的民主国传达一下祝福就好了。直到前一秒我仍然这么认为。

“琼斯,独立日快”

乐。

然而后一秒我根本无力思考。

我失了声,最后一个表达感情色彩的字眼似乎被我吞下腹中,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他没有对我提及过。

他是忘了还是根本不想让我知道?

他是想捉弄我还是想对那个琼斯透露些什么?

我的喉咙像是被刀绞一般、整个痛觉神经都在燃烧着,殷红的血液似乎是沸腾着流出来。我下意识的用手去挡,殷红顺着指缝淌下。

我感觉晕极了,好像要靠到美国身上,但我不知道我们的关系究竟到了哪一步,我勉强直起腰,看不清美国的脸。

总感觉那是一副“如我所料”的表情。

[Alfred]

的确啊。

也许你不再是亚瑟.柯克兰,但你的每一个细胞都和他一样。

[Alfred]

那天过后亚瑟对阿尔稍微少了些防备,或许发现有些他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想向阿尔探明又难以开口吧,当然阿尔也承认自己对这个亚瑟的由来和“亚瑟本体”的去向都不明确,也没有什么质疑对方的道理。

亚瑟又是这样,一次一次的,证明着,他与他的区别。

——

那是一个偶然,会议地点刚好定在英国,这个温带海洋性气候的国家那么和谐的下起了雨,于是阿尔弗雷德就那么和谐的被亚瑟红着脸邀请到家里,说是仅仅是关心一下你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亚瑟稔熟于心的开了房门,似乎也知道阿尔是常客,只是一句“随意坐”的安顿话语就自顾自的进了厨房。阿尔料想到一会迸发的巨响,又料想到那种亲切的焦糊,有种难言的心酸似乎也姗姗来迟。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

巨响与hero的及时营救,一切预料中的画面都没有发生。

亚瑟松了口气,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焦黄色令人食欲大发的某种点心。阿尔弗雷德的直觉是他只是热了热买来的点心,但是那双纤长的手还带着新鲜的黏腻面粉。

该说什么呢?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不,大概物不是人不非。

阿尔弗雷德看着那一盘点心,忽的如鲠在喉。

「Arthur」

我邀请阿尔弗雷德进了家,想着如那个人给我讲的,如常给他烤一盘点心。实话说,听闻了那个人有点无法形容的厨艺,我特意看了许多关于英式饭菜的书籍。

可以说是我的弟弟的那个人,尝到终于不是黑色的点心,会不会开心呢?

————

他愣住了,在看到点心之后。

他在回忆,回忆那个人。

对啦,是我错啦,今天我有点头脑发热,把我们当成了两个人来看待,甚至还想着超过他给阿尔不同的甜蜜——可笑至极。

我当然应该,顺着那条他的路走下去。

可我也是我。

虽然是作为替代品存在的。

[Alfred]

阿尔弗雷德承认已经对新的亚瑟有了遐想,至少要让外人看不出端倪,他仍然不知道“本体”离开的原因,也不知道他真正思念的那个人去了哪里。

不过那始终是对“新”亚瑟不公平的吧……

阿尔弗雷德,你是否想过,如果亚瑟,再次的爱上你了呢?

那又会是,怎样的结局?

————

我们的英雄先生最终也是悔悟了,发觉亚瑟是需要依靠的,需要他告诉他英国的更多。

没有什么本该被遗忘,没有什么没有归宿的人。

只是他们的关系还是隐晦的,似乎之前主动的那方这次乱了手脚,不打算再发展二人的关系。

虽然不甘心。

「arthur」

我好像忽然知道了,关于那个人离开的原因。

我好像对阿尔弗雷德有了破格的什么。

每次见到他的时候,细胞都是渴望着的,渴望着更进一步的接触,因为它们对这个美国人的拥抱和亲吻是熟悉的。久而久之我似乎也萌动了对他的什么,或许是某种惯性,总之我还是感到,有个了解我并且能无条件相信我的人,一世难求。

呐,你,是不是也这么认为呢?

[Alfred]

那天会后,亚瑟用一张纸条,拐骗阿尔弗雷德小朋友去了后花园。

完美的符合英国人拘谨的性格,这是要谈些什么?阿尔弗雷德有点不忍心想,那似乎是他和他表白确定关系的场地。

亚瑟总能看出来什么时候他陷入了与另一个人的回忆,但总是笑笑,不表示愠怒也不算默许。所以说这次是要……主动出击吗?

————

阿尔弗雷德到花园的时候,玫瑰盛放着,还是那样给人一种莫名的想法,觉得啊荆棘之类大概从未存在。

亚瑟坐在长椅上,拖着腮陷入了惯有的安静。这大概是在沉思什么。

然而他又突兀的抬了眼,难得的直直望进阿尔的一片深蓝,祖母绿的眸子漾着水波。

良久

“阿尔弗雷德”

“……我喜欢你”

该说果然吗?

他果然话刚落就别着脸开始躲闪,眼睛找不到聚焦的地方,可爱的像是一只小猫。

「arthur」

我本来想要来后花园问阿尔弗雷德些会议没说请的事项,然而他走进来之后就感觉浑身发颤,有种异样。

我看着他的眼睛。

对啊。

我拥有和他一模一样的细胞。

我看到我们在后花园,他对我说了一发直球般的告白词,我们拥吻,我似乎默许——这个角度,第一人称——

是的,他,我。

“亚蒂——”

“我喜欢你”

————

冲动与热望。

“阿尔弗雷德”

“……我喜欢你”

——end——

顺便情人节快乐(似乎今天是?)啦——好久不更了对不起大家——之后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可能两周一更……吧

还有faded大概要继续更了哟√

传说中的……字帖
简直自动跳戏有没有!
字丑x

写字帖突发脑洞

不分左右吧应该ww反正我酒茨茨酒通吃[小声]

————

  那样一个圆月高悬的夜晚。漆黑的天,清亮的月,浓厚的影子,二人对坐。

  一把小方桌,一对酒友,月夜共饮,不醉不休。

  酒吞难得有耐心好好听完对面白发大妖怪一句离不开“挚友”的称赞或胡掰,难得的想在这清亮的月下端详他的脸孔。

  ——他的挚友

  在那双紫色瞳孔里倒映的,永远不是传说中杀人如麻作恶非为因此断臂的恶鬼。

  他的白发蓬松着,那对角仍然是给人痞子的遐想。

  他的眼眸是耀人的金,炯炯有神的像是蓬荜生辉、经久不衰的某种奇石。

  他的鬼手轻轻撑着自己的下颌,嘴唇一张一合的好像说了些什么。

  ——惯有的话。

  “挚友。”

————

有没有这辞措很熟悉的感觉呢?

假装自己有吞崽[非洲晴明脸]

肝作业突然跳戏……字丑文渣

「米英」二十六字母

久等了大家——考试间隙濒死码出一更……哭着爬走

字数的话作为二十六字母似乎长了些…不过有什么所谓嘛(破罐子破摔

*总裁×少爷、旧时兄弟设定

*仍然蜜汁文风

*ooc遍布

如果合客官您的胃口,请戳红心支持我感激不尽!

——正文分割——

bloodshed[流血]

「1」

好像要发生什么。

阿尔弗雷德游刃有余的举着酒杯穿行在宴会厅,闪耀的金发比得上天花板上的水晶灯。

新晋公司的总裁,有着雄厚的家世及同样雄厚的实力,却没人知道他是哪个家族的人。看外貌不像是顶尖财团的直系子女,似乎神秘得很。

这是他的主场,新产品上市的庆贺,借此机会向许多大公司抛出橄榄枝,也让有意与他合作的人有个机会互相交流。

「2」

阿尔弗雷德一直就没把心思放在生意上,他的目光里也没有想找的人。

烦躁。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要发生了啊,好像还是他期望的那种。

他和他的哥哥,养父柯克兰先生的么子,自他四年前出走以来就再没见过,之前特意给了柯克兰家请帖,对方欣然应下了,他本以为是顺水推舟的相见。

可为什么呢

明显是有益于双方的见面啊

「3」

荧屏上是琼斯财团上一季度的盈利报告,赫然的数字远超其他世家或权威,不得不说阿尔弗雷德是个商业天才,无师自通。

无师自通?

那是一段我们不知道的过去。

「4」

亚瑟伏在房间的木门外,身体好像已经被屋里父亲的陈述冻得冰凉。

完美无缺的计划。

狙杀。

确实啊,对方的能力对柯克兰财团是个莫大的阻碍,他承认父亲的计划会为公司的未来、乃至自己接手后公司的未来带来不小的方便,

可是旧情那么不重要吗

受聘的狙击手连连应和着,有信心到下一秒阿尔弗雷德的心脏就会在这个会场停止跳动。

「5」

亚瑟早就被分配了任务,他的兄长们去真金白银的和前辈们交流,自己只是个饵料。

还是那种恶毒的长着荆棘的饵料

他突然就为什么而疯狂了

「6」

他们看见对方了。

阿尔弗雷德俨然从当年婴儿肥的男孩长成颇有棱角的青年,蓝眼睛里闪着某种香料般的魅力。

亚瑟看起来也变了很多啊。

一直以来的瘦弱是没变的,那双森绿的眸子里好像又多了些自己看不懂的颜色,面容却更加漂亮,那种青春的绝不妖媚绝不女色的漂亮。

齿轮吱呀,亡灵嘶吼

「7」

他们好像在唠闲话。

阿尔弗雷德之前打了老长的腹稿,感觉亚瑟都要是这场晚宴的主角了,看到对方那张脸后,又忽的没了言语。

亚瑟看起来也只是没什么心思的随口嘟囔些什么,都是些家长里短,像是一次公式化的谈话。

好像之前没有交集

但这不是双方想要的

「8」

亚瑟忽然看了眼纤细腕骨上的手表,如梦初醒的表情,有点格格不入的看了一眼二层栏杆上一个不知目的的光点,突兀的移动到阿尔弗雷德对面。

安排好了一样。

话锋一转。

“你知道吗,阿尔”

许久没有过的称呼了,阿尔弗雷德感觉哪里有点热乎,他忍不住想赞美对面的人几句,但显然不合气氛了

“有的时候,做‘柯克兰的小儿子’,也很难熬啊”

阿尔动了动嘴唇,终拿不出什么来反驳。

“我真想跟你一样,一下子怄个气,一走了之,什么都不用想。”

又是很久的空当。

「9」

亚瑟又突兀的看了一眼二层的光点,忽然转过身去,张开了双臂

当真突兀。

“你可是柯克兰家的骄傲啊”

阿尔弗雷德并没有听清对方的话,由于对方背对着他,也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他感觉亚瑟是笑着的,他不太想看到的那种笑。

电光火石?

呼啸着飞来的?

不知怎样形容吧,这样的一颗子弹。

「10」

阿尔弗雷德愣着,好像还没缓过神来。

「11」

“……琼斯”

呢喃。

「12」

他好像看到亚瑟的白衬衫染上了鲜明的红,那般突兀。

就和刚刚亚瑟像是预谋过的动作一样。

「13」

他又忽然想起,那人已经脱力靠在自己怀里了。

——fin——

c还没想好ww欢迎意淫

「米英」二十六字母

跟风写二十六字母的我……最近备考可能更新不很勤果咩!(九十度鞠躬

*仍然蜜汁病娇

*本篇大概是普设

*ooc遍布

——正文分割——

along【沿着】

“阿尔,只要一直往那边走,就好了哦。”

露出了温柔如水、似乎要融化人心的笑容,俯身伸手抚了抚面前男孩的头,又略带留恋的垂下。对面的男孩略带婴儿肥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信服的点点头。

“走到尽头之后还能见到亚瑟吗?”

稚嫩的、软糯的少年音。

亚瑟站定,看着和刚刚指的方向相对的远方,露出了不易察觉的苦笑

“会的哦,阿尔。”

“但是一直顺着那条路走,别试着折返,好吗?”

阿尔笑了,亚瑟笑不出来,亚瑟想笑。

对不起,又让你走上那条不知走过多少次的路,希望这次不会那么痛吧。

啊,次数大概知道吧。

18次,算上这次的话。

我们出不去啦。

我们绝对,出不去的啊。

那既然出不去,我们就一直一直不停的初见好了。

亚瑟看着那个“尽头”的齿轮和岩浆,闭了闭眼。

睁开后是无尽深邃。

他并没有考虑阿尔若是害怕了改变主意半途折返会发生什么,其实没必要考虑吧。

什么的无所谓了。

那就让我们,再一次的,

初见吧。

最初发觉出不去后亚瑟也是这么对阿尔说的,他们走入齿轮,轮回,重来。

还是那里的的相见,还是那一束蓝铃花。

只不过谁都不记得曾经见过。

而终于有一天亚瑟先有那么一闪而过的记忆了,他发觉他和阿尔见过,见过很多次,不停的遇见、自杀性的毁灭、遇见……如此轮回。

可确实出不去啊。

既然出不去,我们就一直一直初见好了,就沿着给定好的命运,轮回好了。

初次见面,

我爱你。
——fin——

顺便后面的B是bloodshed来着——请尽情意淫ww

「米英」day dream

大家新年快乐!万分尴尬的没有赶在元旦当天写完……实际和节日没有半点关系ww

*类似意识流的奇怪文风出没

*内容蜜汁

*思路乱

*裁梦者×国设设定

*ooc遍布

——正文分割——

这个梦里梦到的是何时的你?

亚瑟拿起今天的毛线,继续着他亘古不变的工作。

观看人们当天的记忆,随机的编织出一个合适的梦境,有时有点孩子气的织出一个噩梦来,让那人三四天不能安眠——这也无妨。没人知道他们的梦境是怎么来的,他们只知道晚上天黑的时候,星星月亮都开始打瞌睡的时候,梦境开始了。

亚瑟喜欢刺绣,喜欢织出各种的梦境,美好的痛苦的,这都不妨碍什么,因为没人会知道他们的梦是有人编织出来的。

人啊,就是自以为高智商的奇怪动物。

这个梦里梦到的是何时的你?

也不知道是哪一天,亚瑟突然发现了这么一个小男孩,他不会像同龄人一样玩耍,只是每天奔走在一片草原上,终日和原野上的动物或灿烂的小野花作伴。

亚瑟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个男孩,他没想过看看这人的过去,但从此他便总会给这个孩子一个精心织成的特别的梦境。

譬如那天男孩采了一束蓝铃花送给家人,他欣然给了他一个甜蜜的团聚梦境,

譬如那天男孩的兄长不知为何的打破以往规律性的离开了,他有点惋惜的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抚慰的梦境,

就这样吧,有时间就来看看他。

亚瑟露出了之前没试过的温柔的笑,就像那个兄长一样。

这个梦里梦到的是何时的你?

偶尔的特别光顾并没有打乱亚瑟的生活,他无时无刻编织着梦境,因而并没有闲暇时间去顾及得到梦的人是如何想的——当然,不需要知道,人们怎么会想到他的存在。

他也并不惊讶,同样并不接受自己的存在。

——为什么,我不会做梦呢?

——我的每一天都是在哪里度过?我的线从哪里来?我的梦到哪里去?我何时才停止手中的编织?

他之前从未想过像人一样露出笑容或其他什么表情,表达像人一样的情感,同样也没有质疑过自己的存在。

然而现在是了。

有一段时间没有去过那个男孩的梦了啊,亚瑟这样想。

这个梦里梦到的是何时的你?

他又看了男孩最近的记忆,正踌躇着编织一个什么样梦境比较好。他忽然感觉男孩变了,在某些微小的立场变了。

男孩开始顶撞他的兄长并把这些当做每天寻常的一部分,他的兄长去留也越来越频繁。男孩最近成长的似乎很快,超乎他之前所见所闻的快。

他又像个调皮的孩子一般,给了男孩一个有点小情绪的梦。

冲动的血腥的初经世事,欲望、渴盼和妄想的撕裂与打破,男孩想要独立离开。

——亚瑟从这里得到了和之前截然不同的,不如说完全是两面的,情绪。

可爱的春梦一类……?

仅仅想要看看他的回应而已。

这个梦里梦到的是何时的你?

永远都在忙碌的亚瑟,有时真不发觉时间的速度。换言之,在他的脸上,你看不到时间的流逝。

亚瑟之前也没有想过看看自己的脸,现在他的面貌好像自动展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和每天做的事一样不变的外貌——祖母绿的眼睛、略粗的眉以及沙金色的短发,是个清秀的青年。

那个孩子现在也快是老人了吧。

亚瑟根据其他的梦境推断,他偶尔也访问同一人的梦境,在他好奇的时候。

他又一次想着为这个之前的孩子编织一个特别的梦境。

这个梦里梦到的是何时的你?

又故技重施的看了他的记忆,亚瑟惊讶的发现这人竟然还刚刚是初有棱角的青年外貌。

天哪——他不会老去吗?

不会经历他已经看惯的生老病死——不会消逝、永远随着什么而存在?

和亚瑟自己一样。

偶尔,也想找个人陪一下这样的我啊,或许一下就好。

——我们?

今天是这个人的生日啊,不如,给他一个骄傲的胜利梦境如何?

他突发奇想,突然想知道更多的一些什么,进入了已成青年的他的梦境,这尝试从未有过。

何时的……你?

雨幕。

雨幕。

雨幕。

站在第三人称的角度看着那个人。

愤然跃起,冲着对面的男人。

亚瑟似乎突然明白什么,他看向飘扬的旗帜,忽然想到这就是那种人类常说的神奇的集体——国家。

啊——代表国家的人类……吗?

对面的男人……

并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对面的男人跪下,吐露着什么。

亚瑟走向那个男人,看向那人的表情,几乎是不自觉的。

——我们拥有同一张脸。

画面就在这时闪光破碎。

这个梦里梦到的是何时的你?

阿尔弗雷德照常看着床上的亚瑟,除了心跳和呼吸外没有任何反应。神经、语言和思想一类都失去了——就像溺死在了一个醒不来的梦。

“医生,真的……没有什么头绪吗?”

这个梦里梦到的是……何时的你?

——fin——

这就是传说中的二更了……果咩大家……并没有期待中的那么好吃……(遁走

圣诞已至,万家灯火,火树银花。

然而街道纷忙,然而故里忧愁。


东方人低眸,挽过一缕鬓发别在耳后。旁边的斯拉夫人整了整围巾。

一个看见一个的长发,一个看见一个的笑脸。

灿若桃花。

“你好……?”

寒气,是冬的表达。冰凌,是雪的情思。

异地他乡,那人定不是游子。


——寒风呼啸,那场只属于两个人的风雪。

那些人,那些人。

哪里的高原冰雪难融

哪里的雾凇亘古不变

哪里的骑兵叱咤疆场

哪里的红旗赤诚如初


哪里的超大国凯歌飞扬后来也终究难以初衷不改因而无法方得始终

哪里的主义终于率先破碎改变为了曾经痛恨的那个

哪里如今飘着三色旗——哦,千篇一律的三色旗

哪里的人扛着锤子镰刀愤然跃起终结了终结


云雨依然,你我仍旧。

相见不相识。

那人也笑,

“不好意思”


当冰雪消融春光乍现

当一切重归平静再无波澜

全然两样



大概是苏解……微露中,就不打tag了ww

伊利亚,走好——